• 专家介绍
  • 雷竞技登不上去专家
  • 证书查询
  • 在线鉴宝
  • 联系我们
  • 联系我们
  • 资讯中心

    【展览销售、鉴赏交流、委托交易,传播中华文化】
    news information

    雷竞技登不上去-雷竞技提现要多少钱-和雷竞技类似的平台

    发表时间:2018-06-04所属分类:旭宝轩动态

    远山眉黛

    浩瀚夜空

    运墨而五色生


    黑色,中国的正统色之一。东汉许慎《说文解字》“黑,火所熏之色也。”中华民族对于黑色的审美,已经达到了精神崇尚的境界,从新石器时代的黑陶,到水墨书法、陶瓷黑釉的产生,以及历朝上玄下纁最高的冕服(玄即黑色代表天,纁色代表地),汉文化都潜心于表达黑色之美。

    黑釉瓷器由青釉瓷器演变而来。最早的黑釉瓷出现在东汉中晚期的东南窑场,此时黑釉并不稳定,与青瓷同窑烧制,含铁量约为4%~5%,所以是否定义为黑釉器还是含铁量偏高的青瓷器,仍可商榷。两晋开始出现真正的黑瓷,浙江西部的德清窑在东晋时期烧制的黑釉器釉面滋润光泽,色黑如漆,几可与漆器媲美。此时釉料中含铁量为8%左右,大大超过青釉器含铁量,可见已经正式形成黑釉专用配方。


    东晋德清窑黑釉唾壶


    南北朝时期黑釉烧制技术传入北方,河北、河南一些窑场开始烧制黑釉器,河北赞皇县东魏李希宗墓中所出土的黑釉瓷器就应该是当时河北地方窑口所烧制的。


    唐黄堡窑黑釉剔花填白花卉纹执壶


    五代耀州窑黑釉执壶


    进入隋唐以后,黑釉器在北方各窑场大行其道,陕西黄堡窑、山西浑源窑以及河北、河南的许多窑场均开始批量烧制黑釉器,四川地区的邛窑、成都窑均有唐代黑釉瓷标本发现。而在南方,黑釉器烧制技术经由婺州窑、瓯窑而南下,影响了福建东南一带的窑场,在闽北、闽东均出现烧制黑釉器的古瓷窑。


    唐长沙窑黑釉横柄壶


    唐长沙窑黑釉横柄壶 模印“张家注子”铭款


    两宋和夏辽金时代,黑釉瓷迎来了发展高峰,各主要黑釉瓷窑场均涌现出大量精美的作品。这其中最具代表性的窑场是北方的磁州窑及磁州窑系,南方的建窑和吉州窑。而最具有风情特色的是西夏黑釉瓷器。


    北宋耀州窑黑釉执壶


    宋代白覆轮黑釉折沿炉


    磁州窑始于隋唐,有两处主要窑区,一处在观台镇,一处在彭城镇。磁州窑是宋金时北方最为庞大且烧制瓷器品种最为丰富的一处窑场,主要供给民间日用瓷市场,暂未发现有皇家贡器。


    金磁州窑系黑釉剔花酒坛


    磁州窑系则包括了烧制磁州窑类型瓷器的几处重要窑场,如河南鹤壁窑、扒村窑、当阳峪窑,山西北部地区的浑源窑、大同窑等。

    宋金磁州窑系黑釉瓷主要产品有各类黑釉剔花、黑釉刻花、黑釉贴花、黑釉沥粉出筋和黑釉油滴瓷器等。

    磁州窑黑釉剔花器通常形体硕大,过釉待釉层稍干后直接剔去部分釉面而形成花纹,立体感强,极具视觉冲击效果。刻花器中有许多精彩之作,保留下大量的当时社会生活场景,生动活泼而富于情趣。黑釉油滴与南方建盏有异曲同工之妙,黑底色衬银白色或赭红色之油滴斑点,变化万千。


    金磁州窑系黑釉铁绣花加剔刻纹玉壶春瓶


    金代黑釉油滴碗(侧视)


    金代黑釉油滴碗(俯视)


    金代山西窑口黑釉鹧鸪斑托盏


    西夏是北宋时期党项人建立的割据政权,全盛时期其版图南至青海湖、东接黄河西岸、北达外蒙古,西抵嘉峪关外,是当时与宋、辽抗衡的一支重要力量。过去对西夏瓷器的认识仅为宁夏银川附近的灵武窑(包括磁窑堡窑和回民巷窑),近年来随着田野考古工作的不断展开,已经发现了其他一些生产西夏陶瓷器的地域,如银川西郊缸瓷井、甘肃武威、内蒙古伊金霍洛旗等,此外在接近外蒙古边界地域也发现有古瓷窑痕迹。这些发现充分证明,西夏的手工业特别是制瓷业也是十分发达的。研究西夏文化的著名学者史金波先生在他的《西夏社会》一书中这样描述西夏瓷器:“瓷窑堡所出瓷器表明,这里的瓷器没有从低级向高级的发展过程,是突然兴盛起来的。其原因应是西夏雇佣了熟悉制瓷的汉族匠人,直接利用了中原汉族地区先进的制瓷技术,使西夏制瓷业一步到位,达到当时的最高水平……表现出西夏文化与中原文化、技术的密切交流。”


    西夏黑釉剔花人面梅瓶


    西夏磁州窑系黑釉刻花梅瓶 (编者注:可能为金代山西窑场)


    入元以后,随着社会文化大环境的变化,黑釉瓷器生产逐渐式微,南方窑口基本停烧,而北方除一些大的窑口还在维持一定规模的生产之外,其他窑口纷纷停产或转产,黑釉器不复当年之风光。


    元鲁山窑黑釉贴花罐


    元山西窑口黑釉剔花填白彩吐噜瓶


    元山西窑口黑釉油滴双系罐


    明清以后,景德镇出产的青花瓷、彩绘瓷占据了主导地位,黑釉则完全演变成彩绘瓷的陪衬,如清代的黑地彩绘瓷、黑地素三彩等。作为一个单独的瓷品,黑釉器已经完全退出了历史舞台。


    明永乐黑釉双耳带铭炉 景德镇考古所发掘品


    黑釉瓷代表性窑口


    建窑


    在中国陶瓷史上,福建北部建阳山区所产建盏堪称一朵奇葩,也是古人充分发挥其创造力和聪明才智,因地制宜创造奇迹的典范。

    建窑器的美是很独特的,是反向思维的代表,也是崇尚自然美的代表。中国陶瓷自始烧以来,就一直按照传统审美的思路发展,在器物的外观上追求颜色的清浅,故有由黑变酱、再青、再白、再透明而无色的变化规律;对器物的形体则追求秀雅轻薄,在保证实用功能基础上强化其装饰性。而建窑器则恰恰走了一条相反的路子:颜色深沉,形体厚重,是大巧若拙、大雅若俗的典范。而且建窑器胎土、釉料、制作工艺不变,器具外观却千变万化,完全是在制作过程中自然形成,是自身气质的表现,这也恰恰是中国传统文化所倡导、所推崇的。

    由于历史的原因,自元以降,建窑已经湮没了数百年,直到20世纪初年,日本人山本由定找到建窑的窑址并做了详细考察,由此揭开了建窑神秘的面纱。20世纪40年代,美国人普拉玛教授也到达建阳水吉建窑窑址考察,在回国后发表了详细的考察文章。这些活动让建窑重新回到了当代人的视野之中。


    北宋建窑银兔毫曜斑盏


    建窑始于唐,烧制青釉和黑釉,但由于其瓷土磁石等材料富含铁而难以去除,因此无论是青釉还是黑釉均无甚出彩之处。直到进入北宋,建窑的工匠们终于发现原来自己的弱点可以变成优点,这就是充分利用原材料富含铁的特点而专攻黑釉瓷,并由此创造出一个划时代的奇迹。

    建窑主要烧制各种生活用具,或者可以说是专攻烧制各类茶盏,因此目前所见到的建窑器主要就是各类茶盏,其他类型的器物十分少见。建窑的茶盏看似单一却千变万化,大致可归纳为四种类型,即点、线、面、变。

    点:就是各类点状油滴以及鹧鸪斑盏。油滴又可细分为星斑油滴、雨点油滴和鳞片油滴三种。星斑油滴外观如闪耀的星星,周边带有芒。雨点油滴如雨天之后,在玻璃窗上可看到雨点干枯之后留下的痕迹一般,如同一串串的珠子。鳞片油滴顾名思义如鱼鳞般呈片状,层层叠叠,具有极高的观赏性和装饰性。


    宋建窑黑釉银兔毫曜变敞口盏


    线:包括了各类兔毫丝以及俗称“西瓜皮”的铁锈斑。所谓兔毫丝,是在黑或褐色釉釉层中透射出均匀细密、状若兔毫的自然结晶釉纹,故名。兔毫丝形成的机理与胎釉含铁成分高有极大的关系,是在高温烧制过程中,釉受热产生的气泡将熔入釉中的铁微粒带至釉面,向下垂流,冷却时金属介质结晶并留在釉层表面,形成了细长似兔毫的条纹。建窑工匠最大的功绩就是发明了能控制并产生黑釉兔毫丝的特殊工艺。

    兔毫又可分为金兔毫和银兔毫,顾名思义,金兔毫呈褐黄色,银兔毫呈银灰色。金兔毫更为多见,形成也较为容易。银兔毫的成因更为复杂一些,它是由于铁锰离子结晶形成的。金兔毫的毫丝较平直,银兔毫的毫丝往往凸出于釉面之上,以手扪之有立体感。在窑址考察发掘之中也可以看到,金兔毫标本遍布原野,而银兔毫标本则如凤毛麟角,十分难觅。

    “西瓜皮”非建窑独有工艺,与北方窑口黑釉铁锈花的工艺是一致的。

    面:就是釉面呈单一颜色而无任何装饰。建窑的单色由浅入深,直至纯黑色,有非常丰富的中间色调,其中最为名贵的就是纯黑色建盏。烧纯黑釉要高温且要求窑内完全呈现无氧气氛。在1000多年前的北宋时期,由于南方烧造瓷器的窑炉是龙窑,气密性不佳,很容易流入空气,因此要烧制纯黑釉是非常困难的。我们现在看到的古黑釉瓷器,绝大部分都带有暗褐色或者酱色,部分呈鳝鱼黄色,就是因为窑内气氛不容易做到完全无氧。正因为如此,宋徽宗在《大观茶论》中评价:“盏色贵青黑”。青黑就是漆黑,或称“绀黑”。

    变:就是各种窑变。如果说建窑窑工的智慧创造出了油滴斑、兔毫丝、纯黑釉盏,这是人类生产技术的创造发明所产生的特殊装饰效果,那么窑变则完全是浑然天成的,不受任何控制的。窑变的外观千变万化,每一种窑变都是独一无二,不可复制。曜变是日本人对特殊窑变建窑盏的称呼,在日本出光美术馆和静嘉堂藏有3件曜变盏,盏上带有不规则圆形的斑点,在不同的光线下折射出不同色彩的光芒。日本人将这3件建盏定为“国宝”。


    宋建窑黑釉执壶


    宋建窑刻“供御”铭盏标本


    宋建窑刻“进盏”铭盏标本


    建窑的工艺非常独特,建窑器的美也非常独特,难怪建窑成为中国历史上唯一一座被皇帝所看重并亲自点评其产品的瓷窑。中国古陶瓷学会终身名誉会长叶文程先生曾这样描述建窑:如果要重新评选中国古代五大名窑,建窑可能不会入选,但是如果要评中国古代八大名窑,那么建窑就肯定能够入选。欣赏建窑器,并不在其外表,而在其内涵与气质。

    在建窑黑釉器杰出成就的影响之下,福建地区有很多窑口也烧制黑釉器,其中武夷山遇林亭窑的黑釉描金盏也是名品。


    吉州窑


    吉州窑是江西南部地区一座历史名窑,坐落在吉安县永和镇。永和镇乃古东昌县城所在地,属吉州管辖,故名为吉州窑,又称永和窑,始于五代,盛于两宋,没于元。明《东昌志》载:“至五代时,民聚其地,耕且陶焉。”“周显德初,谓之高唐乡临江里瓷窑团,有团军主之。及宋寑盛,景德中为镇市,置监镇司,掌磁窑烟火事,辟坊巷六街三市,附而居者至数千家。”这段记载十分清楚地陈述了吉州窑的发展情况。而《吉安县志》卷八载:“宋末,(吉州窑)土尽窑变,故移之浮梁。”《青原山志》卷二也说:“宋时开窑取鸡岗、龙度腻土作器,四方鳞集,炳火数千家。宋末土尽窑变,故多之余干。”明代早期人曹昭在其《格古要论》中说:“(吉州窑)今其窑尚有遗迹,永乐年中掘有遗物。”可见宋末吉州窑已渐衰落,或还有不成规模的个体行为继续,而元代终于停烧。到了明早期就只剩下一片废窑遗址了。


    南宋吉州窑黑陶剔花梅瓶


    南宋吉州窑黑釉彩绘月影梅纹碗


    在中国陶瓷史上,吉州窑十分重要,因为其发明了多种独特的装饰手法,其中黑釉木叶贴花装饰仅见于吉州窑。目前所见传世吉州窑木叶贴花器有单叶的、双叶的,还有三叶分档的,以单叶为最多。吉州窑出产大量的彩绘与釉装饰瓷器,与北方磁州窑系的彩绘有许多共通之处。此外还有虎皮斑、月影梅、剪纸贴花、釉面剔刻花等等,多以民间常见生活现象以及传统的吉祥图案入画,如莲池鸳鸯纹、折枝牡丹纹、双鸭戏水纹、喜(鹊)上眉(梅)梢纹、跃鹿灵芝纹等。这也说明吉州窑瓷器销售市场是在国内,且产品定位主要是面向民间。


    南宋吉州窑黑釉褐斑(玳瑁釉)梅瓶


    南宋吉州窑木叶纹盏


    吉州窑器大多瓷化程度低,以指叩之,其声暗哑,如击朽木,明显系火温不足所致。小到碗、盘、杯、碟,大到梅瓶、玉壶春、长方枕,无一不是如此。当然也见有高温器物如玳瑁斑三足炉、黑釉塑乳钉纹炉等,但十分少见。个别器物火温不足可以理解,但吉州窑器普遍火温不足,这就不是偶然的现象了。吉州窑周边地区其他窑场均无这种情况出现,如其南之七里镇窑、大湖江窑,其北之丰城洪州窑,其东之南丰窑乃至闽西建宁、泰宁、光泽窑等,均无此现象。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曾三次对吉州窑址进行科学发掘,发现吉州窑所用龙窑与江南其他地区的龙窑并无二致,匣钵装烧方法也相同,这就排除了工艺制作上的因素。那么,这种现象的出现是什么原因造成的?是窑工们故意为之还是另有原因?也是值得探讨的课题。


    黑釉瓷的鉴赏与收藏


    黑釉器的收藏市场,在过去的20多年里基本上没有大的变化,但在近几年来却出现了突飞猛进的发展态势,而这其中的龙头就是磁州窑类型的黑釉器和建窑、吉州窑黑釉器,这与这3个窑口的历史文化地位和价值是相符合的。在国际大拍行建窑、吉州窑黑釉器频频亮相并拍出极好的价格,2016年中秋节,纽约洛克菲勒中心,一件“油滴天目”以1107.1万美元落槌,成为迄今为止成交价最高的建窑茶盏;2016秋拍,一件吉州窑木叶盏拍出222万港元,也是很好的例证。


    2016年纽约佳士得秋拍南宋建窑油滴盏7807万元成交


    2016年香港佳士得南宋吉州窑木叶盏222万港元成交


    如要对后市有所关注,则需对上述3个主要的窑口有一个清晰的定位。可以这样认为,磁州窑与吉州窑是民俗文化的代表性窑口,一个北方,一个南方。这两个窑口的瓷器蕴含有非常丰富的宋元时期民俗文化信息,作为历史文化研究的载体具有极其重要的作用。国际收藏市场历来对这两个窑口的瓷器都有很高的评价,因此其价格在未来仍然具有拉升的空间。


    2016北京保利拍磁州窑白地黑花菊纹带盖梅瓶1035万元成交


    而建窑则是近年来异军突起,成为国际收藏界的宠儿。一来是建窑器传世不多,且大部分为日本人所珍藏,很少露面于国际拍卖市场;二是过去人们对建窑的研究和认识不足,还没有从根本上领悟建窑所蕴含的丰富文化艺术信息。建窑是中国雅文化的代表,是大巧若拙、大象无形的典范。可以预见,随着对建窑研究的深入,随着中国收藏群体文化素质的提高,建窑器在未来市场的良好前景是可以预见的。

    另一方面黑釉器也是赝品的重灾区,需要打起精神百倍警惕。目前市面上有许多高仿建窑油滴盏,主要是仿雨点油滴和鳞片油滴,仿品外观以肉眼初看与真品几无二致,但用放大镜细看,则可看到其油滴是二次上釉而形成的,油滴凸出于底釉之上,且如水滴般下垂。亦有部分采用生烧弃置盏二次复火烧制而成,亦不难辨认。

    仿制北方窑口黑釉油滴瓷器,是由附加的添加剂作用而制成的,而非是因胎质、釉质内所含铁元素在烧制过程中自然析出结晶形成,因此仔细观察可以见到其斑点游离于釉层之外,且无论是正面看还是侧光看都呈金属色。

    吉州窑由于木叶贴花盏十分珍贵,目前市面上赝品较多。赝品通常有两种情况,一是新烧,二是以木叶贴花瓷片为基础修复而成。真品叶片纤维已烧失,仅余叶脉,叶脉清晰,与釉面呈熔融状,并有正常细碎纹片。前一种赝品与真品相比较,木叶脉络模糊,凸起于釉面之上。后一种赝品因修复部分与真品有较大差异,且多为冷粘结,细心观察亦不难辨别。

    吉州窑器以手叩之其声如击朽木,若其声如磬者应存疑。吉州窑器口沿多有损毁,建窑窑址出土器物亦然,故凡后镶口者应疑其修复。黑釉刻花、剔花器常见有以素身黑釉器后刻(后剔)纹饰而成者,唯后刻之刀工会在刻线立面留下磕口,如用旋转刀具则会在胎体留下痕迹,不难鉴别。

    最佳方式仍应是采用热释光检测(冷粘结底除外)。目前采用热释光检测的机构不少,但有一些机构仍使用前剂量,且无后置验证手段,检测出来的结果相对较为单薄,应委托国际上公认的检测单位采用三种方式交叉验证,这样的检测结果更为稳妥。



    公众微信二维码

    央视CCTV二维码
    版权所有:江苏旭宝轩艺术品有限公司 苏ICP备15034477号 地址:江苏省昆山市开发区下塘路8号中艺影视大楼六楼 咨询电话:400—066—1232 电 话:0512-57725822 传 真:0512-57561266 技术支持:优网科技 网站地图